Monthly Archives: March 2008

附:《雨霖铃》人物谱

[注] 该人物谱始于雨霖铃(八)之后贴。 展昭: 字熊飞(似是取周文王飞熊入梦之意)。江湖尊为“南侠”,北宋四帝仁宗驾前,御前四品带刀护卫,钦赐封号“御猫”。鱼儿心中头号帅哥及万人迷。欲看画图者,请参见游戏版七侠五义的绘画形象。欲看影视者版,请参见何家劲(《包青天》)与焦恩俊(《七侠五义》和《包公出巡》)之形象。 詹日飞: 大家已经心知肚明他是谁了。大家现在不知道的,是为什么他要以这个名字出现。 霍小弟: 大家中的一部份人已经猜到他是谁了。精通玲珑山庄的独门轻功“惊鸿一瞥”和“小楼一夜听花语”。提示:玲珑山庄的逃徒,拐走了镇庄之宝“阴阳犴”。 苌弘璧: 他的姓名和秘密,大家在这一章里知道了一半。另一半随着文章的进行而逐渐知道。提示:口哑失语不失聪,其血能解百毒,自幼因此备受折磨,屡被人割血以食。实际年龄比看上去要大。出场时难看,退场时好看。 襄阳王府的众人物: 邵继祖: 外号“血无痕”,文武双全,襄阳王府的头号护卫,掌管“锦师堂”及王府禁军,协管冲霄楼。玲珑山庄长女霍玲珑的追求者。 智化: 外号“千变万化黑妖狐” (本鱼借鉴原著),精通轻功和易容术。效力于襄阳王府的“锦师堂”。他在这部里面只会在结尾的时候稍微出现一下,害一害人,不急。 钟雄: 外号“飞叉太保”,襄阳王爷手下第一大将(忠于原著),掌君山水寨。也会在后文中出现。 莫道: 江湖妖人,修罗教长老,擅毒,尤精剧毒“一见如故”。效力于襄阳王府的“锦师堂”。 花风子一家:长兄花子风,兄弟五人,擅长轻功。效力于襄阳王府的“锦师堂”。文中略提到,没有大篇幅写。 燕子轻: 十里坡人氏,擅长轻功暗器。效力于襄阳王府的“锦师堂”。文中略提到,没有大篇幅写。 冯韶: 又称冯校尉,襄阳王府校尉。为掌日使所杀。 老孟: 襄阳府所属清水县的捕头。为掌日使所杀。 其他江湖人物: 唐天浩: 蜀中唐门长门的少主,协助掌管唐门的杀手机构“无佞堂”及绘有每个杀手画图的“龙虎榜”。玲珑山庄长女霍玲珑的追求者。他出不出来尚待本鱼决定。 唐门三杀手: 来自唐门杀手机构“无佞堂”,分别排名第三,第七,第十六。排名第三者所擅的毒掌,已为霍小弟的“阴阳犴”所废。排名第十六者手臂为霍小弟的黄狗所噬,因而伤在焦朝贵和穆修权的联手下。两个人都一时半会儿好不了。   焦朝贵: 江湖上三大名庄之一兴云庄之庄主。 穆修权: 江湖上三大名庄之一兴云庄之二庄主,为詹日飞所杀。 葛云飞: 江湖上三大名庄之一兴云庄之三庄主,兵器为双铁戟,身怀绝技“撒手戟”,为唐门“无佞堂”三杀手所杀。 马朝贤: 原著人物。掌管四直库,表面上为兴云庄之幕后后台。在此部中他不出现。(鱼:再出现本鱼就写死了……) 寒水姥姥: 百年寒水宫的宫主。看看她手下的“日月风云”四使的厉害,她的本事,就不用本小鱼再唠叨了。 掌月使: 寒水姥姥座下女使,得掌寒水宫的第一利器“长相思”,精通寒水宫独门内功“绕指柔”。 掌日使: 寒水姥姥座下男使,得掌寒水宫的名刀“长虹贯日”(圆刀),精通天下第一刚阳的寒水宫“千钧斩龙绞”刀法,杀人只用一招。 掌风使: 寒水姥姥座下男使,这部里还没他什么事,鱼就偷懒了。 掌云使: 寒水姥姥座下女使,这部里也没她什么事,鱼就再偷懒了。 霍玲珑: 玲珑山庄长女,地位尊贵。虽被江湖名流如邵继祖和唐天浩者追求,无奈心中已经另有所属。 霍风: 玲珑山庄少庄主,年少成名。霍玲珑之兄。出不出来再说。 丁月华: 松江府茉花庄丁家三女,双侠丁兆兰,丁兆惠之妹,展昭之未婚妻,天之娇女,绝色天香。出不出来呢?好象大家不会希望她出来吧? 其他孑孓人物若干,说出来也没什么意思,暂省略。 东京城的众人物: 赵祉: 即篇中提到的小赵王爷。南清宫八贤王爷之第四子(第三子在狸猫换太子之前实际就是当今皇上),与皇帝同岁。善琴。放荡不羁,交友广阔。在此部中他并不出现,只会在众人口中提到。 庞吉: 当朝太师。女为庞妃。是开封府包拯的死对头。在此部中他并不出现,只会在众人口中提到。 赵知儿: 流浪儿,本名本姓不详,幼即被小赵王爷收留。现名为小赵王爷所取。精灵古怪,外号“神见神怕”,南清宫小赵王爷的小厮。明柱儿的好友。在此部中他不出现。 明柱儿: 黄河水灾余孤。精灵古怪,外号“鬼见鬼愁”,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展昭的小厮。赵知儿的好友。在此部中于结尾处出现。 明月儿: 黄河水灾余孤,明柱儿的义姐,明艳聪颖。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展昭的侍女。至于跟昭昭有没有眉来眼去,目前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在此部中于结尾处稍稍出现。 包拯: 开封府府尹。公正无私。黑面,眉间有第三只眼,能断阴阳。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For the love of a hero | Leave a comment

雨霖铃 后记

雨霖铃 后记 [注一]爱读《太平广记》中《圆观》篇,讲述三生石故事。后苏轼以其出于天竺,改作《圆观》为《圆泽传》,系唐李源与僧圆泽故事也。文中明月儿所歌之曲,为三生石故事中牧童所歌,盖言人世间之情缘也。近来读王旭烽《绝色杭州》,联想展昭与丁兆惠初识于西湖,后与丁月华结一世姻缘,更有世世生生,痴女痴男,为之扼腕所叹。真所谓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。生而不可与死,死而不可复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”   [注二]唐段安节《乐府杂录》:“《雨霖铃》者,因唐明皇驾回至骆谷,闻雨淋銮铃,因令张野狐撰为曲名。”乐曲自然有些怅然。这篇雨霖铃的故事,到这里就结束了。这部文其实是从一个初出江湖的少女的眼中看展昭。在雨中两人邂逅,引发了一连串的故事。霍玲珑与展昭从相识到分离,实际上也就是两三天。她虽然聪明,却不成熟,所以很多事情在给展昭帮倒忙。最后中了邵继祖的计,被他骗走了展昭辛辛苦苦取得的盟单。一切又由终点回到了起点。但是人生本来就是不完美的。很多的时候,原本是好意,却坏了大事。如果展昭清楚玲珑对他的爱,也许就不会把盟单交给她了,这样的结局,不知他是否会曾经料到?只不过展昭虽然失去了盟单,但是得到了霍玲珑的爱 (尽管这爱是有些盲目,有些单向),也算是有得有失。结尾这一章选用枉凝眉的曲牌作为小节的标题,恐怕一切尽在不言中。   [注三]这部文真正的主人公,其实是霍玲珑。霍玲珑的感情其实很复杂,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写清楚。她被邵继祖和唐天浩追求,心里原来喜欢的却是南清宫的小赵王爷。虽然苌弘璧在初见到她的时候,她穿的是男装,因为是天赋异廪,所以很早就已经察觉出她的不同,对她,也有一种朦朦胧胧的爱,只不过他还太小。   霍玲珑对小邵和小唐的感情,或许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喜欢(不知道是不是爱)。如果不是因为在她父亲的压力下,要嫁给其中的任何一人,也许她真的会爱上其中的一个,而不会离家出走。她原来喜欢小赵王爷,可能不仅是因为和他投缘,还因为这里不牵涉到她霍家“玲珑眼”的责任,或许有一种逆反心理搀杂其中。霍玲珑遇到展昭之后,最终明白了,她真正爱的人是展昭。这种爱,是一开始就喜欢的那种。(小鱼儿自己认为,爱虽然可以是没有意识到,但却是无法从无到有地慢慢培养出来的,要么有,要么没有)。   展昭个人的感情,在这里并没有直接写。因为我知道,我写感情的东西是要招人骂的,就留在《飞天》里再说吧。   [注四]看这部文要对《三侠五义》原著的人物细节十分清楚,所以若是由此引起读者的任何不便,小鱼儿在此谨致歉意。   《雨霖铃》全文(含人物谱)的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作者同意,请勿转载。写这部文的时候,几次因为太长而停笔写不下去,但是得到网友们的不断鼓励,终于写完了,而大家的意见,也会令我在以后的改版时,受益非浅,小鱼儿在此再三感谢!  

Posted in For the love of a hero | Leave a comment

雨霖铃 第八章 枉凝眉

雨霖铃 第八章 枉凝眉 枉凝眉 (一) “快闪开!” 一声稚嫩却清亮的声音响起,声音里面充满了焦急。 霍玲珑的心突然沉了下去。一股难以形容的寒冷,顿时就象这被风吹透了的河水,让她没来由地感到刺骨的寒。 压力,正从那担架上的人身上传来,这压力,瞬间就笼罩了她的全身,令她不知为什么就喘不过气来。 茫茫的雨雾中,古旧的青石河畔,突然飞起一道淡淡的红色掌影。 那掌影轻柔,在常人的眼中看来,就仿佛是云端中的佛,正在拈花微笑。只不过这天上地下微笑的眼,倏然就化作罗刹的狰狞,铺天盖地般,到处都是这罗刹眼里的邪恶和凶残。 发出这一掌的人,已经忍不住微笑。这已是避无可避的一掌,这已是从不落空的一掌。 可是霍玲珑居然能够避开! 她的身子随着那声清亮的声音,在淡红的掌影中,已经柔了起来,朦胧了起来。 那漫天的罗刹的眼,究竟没能盯到她的身上:她那“惊鸿一瞥”下的身影,已在十数丈外。 袭击的人已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:这又怎么可能! 一时间,霍玲珑的脸色,在稀疏朦胧的雨雾中,仿佛已变得模糊不清,唯有那双雪白的兔子牙,还在隐隐闪亮。 但是她的声音,却透过雨雾,传了过来,那声音里面突然有一种沉重。 “上清寺的‘大慈悲掌’?” “你使的竟然是大慈悲掌?” 担架上的“他”已经站了起来。听了她这话,身子居然微微一晃。瞬间,“他”的目光就闪亮得如同利剑,刺透了这无边无际的雨雾,直刺到她的心底。 这人虽然有着和他一样的脸,却不是他。 她看惯的他又怎么能有这样一双眼睛? ──这几天,霍玲珑已经见过各式各样的眼睛。 掌日使的眼如同死人一般,没有任何表情。 掌月使的眼却娇媚得好象要滴出水来。 苌弘璧的眼睛一度是戒备和疲惫,但是却充满了激情。 邵继祖的眼睛里,则永远是冰与火的矛盾。 唐天浩拥有的,是一双唐门与生俱来的高傲的眼睛。而面前这人的眼睛,虽然长在一张和展昭一模一样的脸上,却显得玩世不恭得过头,狡猾灵动得过头,不过这“精”到家的外表下面,又仿佛有一丝萧索。 只是,谁也无法拥有展昭的那一双眼睛。 ──那是黑如暗夜之星的眼睛,敛集着光华,却从不刺人。纵是深邃得能够看透人心底的秘密,却永远有着理解和宽容。 ──这难道就是为什么担架上的“他”一直紧闭着双眼的缘故? 霍玲珑已经知道对面的这人是谁了。她的心一下就跳得喘不过气来。她的声音也说不出的沙哑:“千变万化黑妖狐?你是智化?” 微雨中,一对燕子在河畔纷飞。黑色的羽翼,高高低低地不时剪开了雨雾中迷茫。 冰凉的风,吹得霍玲珑身上的黄衫,一荡一荡地映出河水鳞鳞的光。 对面的“他”已背过身躯,一声轻叹已响起:“若不是有人预先示警点破,你又怎么能躲过这一式‘佛法无边’?” 说出了这句话,就已经是在直承“他”的身份。 等“他”转过身来,“他”早已不是他! 霍玲珑的全身已经如这雨中的风一般冰凉,驿动的心已如这雨雾,被这对双飞的燕,剪断剪乱。 虽然是料到了“他”不是他,可是还是无法承受这打击。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For the love of a hero | Leave a comment

雨霖铃 第七章 木兰花慢

雨霖铃 第七章 木兰花慢 木兰花慢 (一) 云涌起。惨白的太阳,出没在云层中,不知不觉间,已经在向西方迅速地移动。 薛老根赤着双脚坐在船头,默默地编着手中的旗帜。裸露着青筋的大手,纵然是布满了摇橹摇出来的厚厚的茧子,此刻缠绕起这破旧的旗帜来,仍然是说不出的灵巧。 他的头垂得很低,看着手中的线绳象蛇一样地扭动,他突然觉得说不出的恶心。 血腥的战斗已经结束,襄阳王府的兵马已经离去,可是为什么上午发生的一切,此刻还是象噩梦一样笼罩着他,象毒蛇一样缠绕着他? 无缘无故的,他怕。他不知道这噩梦,终究有没有醒来的时候。 他原本不想这么快,就回到这渡口来,可是家中的孩子,还等着他靠摆渡和打鱼换来的菜汤和馍。 他也知道,用不了多久,镇子上的其他人,也会象他一样,终究再回来的。 ──或许平平淡淡的生活要恢复起来,并不需要多久。就连渡口边上招揽生意的旌旗,也会再一次竖起。但是究竟要有多久,才能让这西桥渡口小镇上的每一个人,忘记这里发生的一切? 河水滔滔,一去不返,要过多久,这今日之事,才会变成往事,而往事,又要过多久,才会如烟逝去? 薛老根盯着自己古铜色的大手,一时间真希望自己宁可是个瞎子。 ──如果是个瞎子,是不是就看不见这血腥的一切? 突然,这老实巴交的渔夫,发觉有一双眼睛,似乎也在盯着他的这双手。 薛老根没来由地感到一丝寒意。手中的活计,已经慢了下来。 ──那是一双很美的眼睛。 那双眼睛,原本应该是充满了清澈如水的灵动,此刻,却似是死的。 那双眼睛,是长在一个黄衫少年的脸上。 这少年有一张很美的脸。这张脸上,不仅有这一双很美的大眼睛,还有一对微微闪亮的兔子牙。 ──薛老根在西桥渡摆渡了这么多年,也没有见过比他更亮丽的脸。 这本该是张无忧无虑,骄傲快乐的脸,只是现在却是充满了憔悴和悲伤。 这黄衫少年,就好像是突然出现一样,一直远远地站在渡口边上,站在那刚刚发生过浴血的战斗的地方。 他的眼睛久久地注视着船上的人,迟疑了一刻,终於缓缓地向他走过来。 人已经离得很近了,薛老根这才发现,他的衣衫虽然很华丽,却已经很凌乱,还有一只袖子,似是短了一截。唯有他的衣襟上缀着的那粒珍珠,在阳光下微微地发亮。 薛老根的眼光突然凝住。 ──他活了几十年,也在水边辛辛苦苦了几十年,见过了多少过客的富贵,财富的夸耀,也没有见过成色这么好的珍珠。 这不是贪婪的目光,薛老根本就是个老实本分的人。这是农夫看到自己稻田里长出饱满的麦穗时欣赏的目光。 这黄衫的少年,已经注意到了他的目光。 见到他漫不经心的留意,薛老根心中不知怎的一抖,他已经唯唯索索地站了起来。 生活的重压,已使他的背深深地驼下去,在他的脸上,刻下了岁月的沧桑和痕迹,刻得出他的人,只说客人想听的话,和必须说的话。 “客官可是要摆渡到对岸去?” 黄衫的少年,缓缓地点了点头。他的头,似是也变得说不出的沉重。 薛老根顺从地放下手中的旗帜,转身去取了一直架在岸边的船桨。又是一份可以挣来的活计,就意味着这一天晚上,小饭桌上的馍会更厚些,汤会更浓些。 他再回头,发现那黄襦的少年,已经在船中坐了下来。 但是这少年的手,已经微微地举起。手中捏着的,就是自他衣襟上取下的那粒珍珠。 那珍珠华丽无邪的光华,令薛老根胸口一紧,嘴唇蠕动着,不知道这古怪的少年,到底想要干什么。 看着薛老根迷惑的目光,这舟中的黄襦少年慢慢地说出一句话来。他的声音,在薛老根听来,竟是说不出的嘶哑和压抑。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For the love of a hero | Leave a comment

雨霖铃 第六章 鹤冲天

雨霖铃 第六章 鹤冲天 鹤冲天 (一) 晨风在呼啸。 不知何时,天边已涌上一层淡淡的阴云,刚才还是阳光满天,这时就连天地都似乎暗了下来。 风中夹杂着雨意,犹似看不见的魔女,在吹着一曲乱人心弦的曲子,吹冷了离人的心,吹散了过客的魂,吹沸了少年的血。 离人已远,过客已去,少年安在? 寒水姥姥的车仗,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,苌弘璧的身影,早已散尽在天涯。霍小弟却犹自不时地回头,望着那远远的离他而去的不归路。 从此天涯海角,人世茫茫,再见面时,不知要到什么时候。再见面时,不知道这少年还记不记得他?记不记得这曾在雨中撑着竹伞扶他起来的黄衫过客? 眼前的道路已经变得平坦而直,似是一望无迹,直可以望到天涯。两边的悬崖峭壁高耸入云,铁一样的陡峭。 飞云骑的黑骏马,却因为奔驰久了,鼻孔里已呼呼地喷冒出白气。 左腿上的伤痛,又隐隐地袭来。霍小弟的眼睛里,突然充满了泪水。 只是他回过头,就会看见詹日飞沉默的眼睛。 这黑衣的青年,尽管脸色已苍白得如死人,就是骑在马上,伤痛已令他连腰都挺不直,但是那双如暗夜的黑眸,却仍仿佛看穿了一切,洞悉了一切,然而又充满了理解和温暖。 霍小弟转过头去,飞快地用袖子擦了擦眼睛,轻声道:“服下了玲珑蜜,可是好些了?” 詹日飞道:“你放心,我没那么容易就死。你没听说,就连猫都有九条命么?若是死了,又怎么对得起玲珑山庄的灵丹妙药?” 霍小弟终于笑出来。只是这笑容也是有着忍不住的黯然:“我只听说过好人不长命,坏人遗害千年。” 詹日飞渭然叹道:“我倒是第一次被别人叫做坏人。” 霍小弟道:“难道你是好人?别忘了,昨天你还差点儿成了我的剑下之鬼──” 他一句话没说完,脸色已变。 不多时,远远的,有声音响起。是急促的马蹄声,而且来的不止是一骑一人。 ──来的是谁?为什么而来? 霍小弟轻叹一口气。离开襄阳越远,好象麻烦也就越来越多。 这道路两边,连避一避的地方都没有。平坦通直的大路,又会让来客很早就看见自己和詹日飞。此刻他们就是要带马避开,也已经来不及。 来的果然共有十余骑。马是好马,人是好汉。 马上的骑者,精壮勇猛,骠悍矫健。飞扬跳动中有一种任何人都不能遏止的神采。 他们显然都是身经百战,非常的冷静沉着。 霍小弟松了一口气。这些人显然绝对不是普通的大宋官兵,但是瞧这些人的打扮,并不是襄阳王府的禁军。 他知道自己身上的血迹,会引起别人的疑惑,但是狭路相逢,已经避不开,索性就一撞运气。 这十余名士兵远远地瞧着霍小弟和詹日飞的模样,果然有所怀疑。其中一人,似是头目模样,好象自怀中取出一卷画图,冲霍小弟这个方向瞧了又瞧。 “就是他!就是王爷传来的画图上那人!” 随手揣起画图,一挥手,叫嚷着,十几个人已经纵马扑了上来,形成了合围之势。 来的果然是麻烦。霍小弟暗暗地叹了一口气。自从离开襄阳王府,他的麻烦就从来没有断过。 他一夹马腹,那黑色的骏马一声长嘶,四蹄如飞,已向来人冲去。一道黑色的光华,突然映得天地好象也变了颜色──霍小弟的“阴阳犴”已经在手! 这玲珑山庄的旷世神兵,连日多度的噬血,似已唤醒了那缠附在黑色剑身上的魔,此时竟似发出低低的浅笑。 詹日飞也正要拔剑在手,一抬手间,胸口一闷,体内气血翻涌,牵动左胁下的剧痛闪电般刺了上来,耳边顿时轰然一响。跟着眼前一黑,已是一头栽到了马下,背上的伤口处更是鲜血迸溅。 围攻霍小弟的显然是训练有素的精骑,一见詹日飞落马,立刻有数骑撇开霍小弟,向詹日飞飞扑过去,手中的长枪与长刀,瞬间就交织成了一道疯狂凌厉的光网,闪电般向他当头罩下。 霍小弟回头一望,不由得一声惊呼!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For the love of a hero | Leave a comment

雨霖铃 第五章 恨来迟

雨霖铃 第五章 恨来迟 恨来迟 (一) 霍小弟细听之下,神色一缓,道:“来的不是小邵。” 詹日飞道:“你又是怎么知道?” 霍小弟道:“小邵的部下,都是襄阳王府的禁军。而那襄阳王府的马匹,都是训练有素的军马,驰骋纵控的节奏,向来是与众不同。你听这马蹄之声,虽是强劲,却没有军马奔腾时特有的进退节奏,来的,自然不是襄阳王府的人。” ──这黄襦的少年,此刻终于显现出玲珑山庄那“小楼一夜听花语”的不凡功力,和敏锐良好的判断。詹日飞的眼睛中,已经流露出欣赏的神色。 霍小弟又沉吟道:“那数里之外的夜行之人,怎的突然没有了声音?难道他们消失了?” 詹日飞道:“或许他们并不是消失了,而是已经停了下来,所以我们听不见他们的动静。” 霍小弟眼睛一亮,道:“不错!”接着他又很快皱起了眉头,道:“咦,他们现在怎么在退走?真是奇怪。” 詹日飞看了他一眼,微笑道:“你难道希望这两路的人马,同时到来不成?” 霍小弟满不在乎地道:“只要不是小邵或者襄阳王府的人,是谁都成。”他好象对那被他称呼为小邵的邵继祖,又是不服,却又怕得厉害。 詹日飞的目光,却一下子变得深远。只听他喃喃地道:“也许这次,我们都错了。” 随着他的话音,山路上的马蹄声,已经越来越近。 苌弘璧的脸色,已经变得惨白。他一会儿瞧一瞧詹日飞,一会儿又瞧一瞧霍小弟,嘴唇动了动,却不知道如何是好。 ──面前的这两个人,居然谁也不动声色。詹日飞唯一的动作,是缓缓地披上了他那黑色的外氅。这黑色的外氅,瞬间就遮住了长相思留下的伤口,也掩盖住了他的背心。 霍小弟道:“少时你护着苌弘璧乘乱先走,我来对付他们。” 他那黑漆漆的大眼睛,又深深地看了詹日飞一眼,道:“你可别打坏主意,想借机会拐了苌弘璧溜走。否则,我迟早会追上你的!” 詹日飞的嘴角,也浮上了一丝微笑,道:“我原是奇怪,不久前你还要杀我,现在又怎么对我突然放心了。” 他的话音刚落,迅疾的马蹄声,已经来到了庙门外。 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那年久失修的破旧的庙门,已经给人一掌震得直飞而出。溅起的漫天灰尘,在门外骑者手中的火把下,象是幽灵在飞舞。 尘土刚起,霍小弟已经在门外。 ──既然难免一战,庙外的空间,总要比庙中宽敞灵活得多。玲珑山庄的训练,毕竟是不同凡响。霍小弟就算江湖的经验不多,也知道进退有余,总是对玲珑山庄的轻功有好处的。 那飞起的庙门,却挟着劲风,直直地飞进庙,首当其冲的,竟然是苌弘璧!这巨大的门板,迅雷般地疾飞,已经吓得瘦弱的他,顿时呆在了原地,两只脚就象是被钉在了地上,一步也挪不开! 这一瞬间,苌弘璧已经感到那尘土中的疾风,刮得他的脸象是刀割一样。巨大而沉重的来势,已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 就在这时,一只手快似电光火石般,已经击在飞旋而来的门板上,借着这一击之力,另一只手,跟着一招一推,竟在这间不容发的时刻,令苌弘璧瘦小的身子,飞出数步,跌到了地上! “砰”的一声,苌弘璧只觉五脏六腑都被摔得倒了个儿。接着“叮当”一声,一柄长剑也飞落到了他的面前。 苌弘璧的头顿时一缩。长剑的寒气,已经令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。只不过一看到这柄长剑,他的呼吸,却突然止住──这是詹日飞的长剑! 抬头看时,詹日飞已经摇摇欲坠,一口血,终于忍不住喷了出来。血中已是淡淡的黑色。 他身上的“一见如故”刚刚发作过,适才强行抗衡飞来的门板,却没料到以掌击飞门板之人的内力着实了得,一震之下,竟激得手中的长剑,再也拿握不住,直飞出去。 他重伤之下,本就强行逆转内息,以“铁连环”抵抗“一见如故”的毒性,此时却被这雄浑的外力一震,顿时内息四散,毒气再也压制不住,眼前金星直冒,两腿一软,就跪倒在地,几番挣扎,却怎么也爬不起来。 苌弘璧扑到他的身边,看到他吐出的鲜血中似是闪烁着黑色的荧光,分明是“一见如故”复又牵动,一时不知所措,想叫喊,却又不敢。 恨来迟 (二) 庙门外,山月的光芒已经有些暗淡了,似是不忍看到即将发生的一切。空气中,突然充满了血腥和杀气。 霍小弟的两只手,施施然地负在身后。他的面前,是十二个人。十二个骑在快马上的人。 清一色的黑骏马,马的臀部烙有一朵张着翅膀飞翔的云。骏马上的人,身着绛紫色的紧身衣靠,默不作声。唯有手中的火把,在不停地发出“劈啪”的声音。 他们的脸上,没有一丝表情,就如同是石像一样。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For the love of a hero | Leave a comment

雨霖铃 第四章 遮鸪天

雨霖铃 第四章 遮鸪天 遮鸪天 (一) 男孩满是雀斑的脸上,没有一点表情。显现的,是与他的表面年龄不相称的沉重。 詹日飞说的话,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见。 只不过,他终究太年轻。他的面孔,终究掩饰不住他的眼神,而他的眼神,却掩藏不住他的心。 ──他的眼睛中充满了戒备,或许是他的心也满是防备? 詹日飞这才注意到他的眼睛。他的眼睛虽然细而小,但是长在这张瘦瘦的脸上,居然有些动人。他看到这男孩眼睛的时候,感觉和霍小弟当时的想法一模一样──矛盾。 此刻那双眼睛里,既充满了戒备,却又隐隐约约,好象有一线漠不关心。 只是詹日飞毕竟不是霍小弟。看到了他的眼睛,就心念一动,他原本想说的下面的话,终于没有说出来。 詹日飞的目光仍然很沉静,但是这男孩却居然打了一个寒战。只因在詹日飞的目光下,他觉得自己就好象突然被剥光了般,已经被他直看透到心底。任凭他怎样的挣扎,都逃不脱对方那洞悉一切的黑眸。 于是他转过头,很有兴趣似的盯着蒙蒙细雨中的黑暗。 ──他的心底,莫非已经有了太多的秘密? ──他既然已经逃离寒水宫的魔掌,詹日飞现在又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,他为什么还不离开?他在等谁? 詹日飞轻点自己身上的几处穴道,止住背上的流血。一面提引内息,一面考虑着,该将这男孩怎么办。 ──背上中招的地方,不知为什么,似是有物嵌入,内息一涌即退,无法通顺。那寒水宫百年来的第一神器,果然有着不为人所知的诡秘莫测。自己的内息不畅,若是再遇强敌,想要保护这孩子,真不知能有几成把握。 莫名其妙地,他此刻忽然希望霍小弟赶快到来。 霍小弟对付这类事,好象总是很有办法的。 想着曹操,居然曹操就到了。 只是这个曹操的人还未到,他的清亮的声音却先传了过来。 ──“我真没有想到,花家的兄弟们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中用了。” ──“襄阳府的黑妖狐,这次怎么慢得象只黑蜗牛?只是如果改成‘千变万化黑蜗牛’,小邵知道了,多半是要气得半死的。” 轻轻柔柔地,穿着黄衫的“曹操”,已经站在了面前。 詹日飞抬头,不出他所料,先看到的,自然是霍小弟那两只闪闪发光,蹦蹦跳跳的兔子牙,然后是他那张曹操式兴冲冲的圆脸。 霍小弟洋洋得意,撇着小嘴的样子,就好象是刚刚偷了八只鸡的小狐狸。 他刚一进树林,一眼就看到树林中,那一坐一立的两个人。 两个他熟悉的人。 紧接着看到的,就是詹日飞的脸。他的心竟然一沉。 ──詹日飞的那张脸,在暮色下,已经变得似死人般的苍白。他的脸上和身上,还残留着淡淡的血污。已经冲淡了这血污的蒙蒙细雨,仍继续浸透着他的黑色的外衣。 他的手,依然握着他的剑。剑已入鞘。 这剑鞘陈旧,“湛卢”一入,立时光华内敛,精气顿收。任谁也无法想到,在这古旧的剑鞘里,珍藏的却是一柄旷世的神兵。 ──霍小弟和他相处以来,竟从未留意到他的剑。 唯一没有变的,是他的微笑。只是这微笑也因为见到了他,而透着疲惫。 霍小弟皱眉。 在他的微笑下,自己能感觉到那后面掩饰得很好的痛。也许正是痛得厉害,此刻看来,连他的微笑,也显得有些勉强。 霍小弟的得意洋洋,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他就如被雷击,一时间几乎喘不过气来。 “你怎么受伤了?” 他没有意识到的,却是来自旁边的一道有些热烈却又害羞的目光。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For the love of a hero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