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November 2007

赝品

赝品 序 少年手中有剑。 湛净漆黑的短剑。 剑柄上,一对蓝色的剑穗在风中飞扬,蓝得如他身上的衣裳。 他的蓝衣,就如天空一样晴朗灿烂。 烈日当头。 即使在烈日下,短剑湛亮,也迸发出冷森森的光芒。 少年的额头纵沁出了汗水,却也掩不住双眸中凌厉锋芒咄咄逼人。眉宇间凝着的沉重与坚决,仿佛莫说是眼前,便是千军万马的包围之中,也没有丝毫的退却。 因为他手中的剑,也因为他身上的蓝衣。 无论面前是什么样的敌人,他也不能辜负这柄剑,与这身蓝衣所代表的一切。 握剑的手,微微冒汗。 剑柄之上,刻着细小的两个字:“湛卢”。 “取五金之英,太阳之精,出之有神,服之有威。” 这剑的本身,便已经是一种传奇,仿佛能给人一种无坚不催,无往不胜的压力! 少年狂呼一声,飞身上前。 他蓝色的衣袂飞扬夺目。 他手中的剑迎空长击。 天下,已没有人,能使出这样惊天动地,翻云覆雨的剑势。 于是,他的剑未到,他的敌人已死在剑下。 哪怕再强大的敌人,也无法脱身。 因为剑未到,人便已死。人已死,只不过是因为心已死。 死在这剑的传说中,也死在这人的传说中。 “后来呢?”王春儿的眼眸绽放着光,瞧着烈日下那蓝色的身影,痴痴地问。 “后来展昭就凭借这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剑,洞穿了苗家兄弟的咽喉。只一剑,便断苗家七罗汉的生命。” 王春儿没有看着叠床。 哪怕叠床便是她自幼就要好得不得了的贴身丫环。 哪怕叠床刚刚随老爷回来,就迫不及待跑来告诉她外面那些她听也没有听说,想也没有想到的新鲜事情。 王春儿的眼,只凝视着烈日下少年矫健飞腾的身影。 “再后来呢?” “再后来,展昭自苗家集一战之后,名声传遍天下,直达天听。因为五十年来,江湖上从未有任何战役,比这一战更轰动,也从未有任何战役,比这一战更精彩。” 叠床说得一点磕儿也没有。 这故事她的确已经不知说过多少次,熟悉得连眼皮都不用眨一眨,仿佛就在睡梦中,也能用梦话说个一字不差。 这故事王春儿也已经听过不知多少次,可是她却跟第一次听到这故事一样,满脸放着光。 她瞧着烈日下的少年,就仿佛瞧着自己心中最美丽的梦。喃喃地道:“独身一人,夜探苗家集,勇战苗家从未败过的七罗汉,破了子午鸳鸯阵,这已算得上是江湖上的神话。” 烈日下的少年,这时已停下身形,收起剑,缓步向王春儿与叠床走来。 他英俊的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,走得很慢,也很有英雄侠客的气势。因为这样的笑容,他已练习了很久,这样的脚步,他已经走得很熟。 就连刚才这一套动作,这一套神情,他都已经做过很多次,做得很熟练,就是闭着眼睛,也不会出错。 可是王春儿瞧着他,依然仿佛怀春的少女瞧着心目中最爱的人:“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,更仰慕他,只因他真是了不起的英雄好汉。” 蓝衣少年这时已遥遥地单腿跪下。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For the love of a hero | Leave a comment

看病

看病 A 开封府尹包大人病了。病得很重。 所有听说这件事情的人都会瞧着说话的人,眼神已象杀人:“不可能。” 当然不可能。开封府里有无所不能的公孙先生,据说曾经在天下名医的家里住了三天,就已经学得一身医术。有这样的医生,还怕包大人生病? 可是包大人真的病了。 “听说病得很严重,也很古怪。前天还好端端的,过了中午就倒在床上昏睡不醒,不吃不喝,连皇上派来的御医都束手无策,如今已眼见着不行了。” “据说庞太师为此还专门发放招贤榜,求神医相救。连皇上也休朝半日,要来看包大人。” 众人看着满街的榜文,眉头都皱起来,这才半信半疑。 眉头同时皱起来的还有坐在一边的年轻人。 干净的长襟丝袍,清秀的脸,眉头却拧着。 唯一没有皱眉的是他身边的便服老人。 慈眉善目,须发如雪的老人叹息着安慰道:“这等市井下人的无端猜测,莫要烦恼圣心。” 年轻人叹息一声:“太师,包拯国之栋梁,骤染奇病,朕如何不急。” 老人道:“皇上,老臣已自愿发下征贤榜,急征天下的良医。” 皇帝动容地道:“太师破费了。” 太师诚恳地道:“别人都说老臣与包拯有杀子之仇,势不两立,可是我庞吉乃大宋太师,想的是万岁的千秋基业,心怀大局。” 他眼窝垂泪,伸袖子便抹,道:“可惜天下名医已远游,遍寻不见踪影……” 既然叫“天下名医”,自然很有名,有名得连当朝天子也知道: 天下名医是一个人,复姓天下,因为他的医术实在太高明,别人称呼名医,本名反倒不为人所知。既然是名医,自然一向都是别人找他,而不是他找别人。 年轻人叹息一声:“如今也只好听天由命了。太师还是随朕去开封府看看包卿吧。” 一行人出了茶楼,正行走间,忽然看见对面的斜街有一辆马车慢吞吞地行过来。 B 一辆马车能吸引这样人的注意,说明这辆马车的确很不平凡。 马车很华丽,连壁角都缀着流苏探灯,车的蓬已收到背后。 赶车的是一个很认真很英气的小伙子。穿着黑衣,连腰间的锦带上都缠着金色的丝线,腰间垂下的美玉,结着鲜艳名贵的璎珞。虽然赵祯朝民间富有已非外人所能想象,虽然他是个赶车的,可是看起来却似比任何坐车的老爷都阔气。 不过他的车上没有坐着老爷,而坐着两个女子。 赶车的小伙子穿着已经比庞太师府中走出来的七品官还阔气,可是跟这两位姑娘相比,却似变成一个穷酸。 车中两女一高一矮,花枝招展,貌美如画,只是左边稍高的腰系翠色丝带,右边稍矮的腰系粉色丝带。 马车经过皇帝一行时,众人已瞧见这如此招摇过市的马车上两人,兀自闭目养神,仿佛还没有睡醒。 睁眼自然有别人:皇帝的龙目突然睁得很圆,一向不动声色的天子不禁倒吸一口气。 他看的是车尾上的字:“师从天下名医,职在救死扶伤”。 C “太师你看,莫非这两女还是天下名医的弟子?如此说来,包卿有救了。” “格支”一声。 “太师为何磨牙?” “咳咳,那个,唔,是臣骤见救星出现,一时欣喜,失了礼数,皇上恕罪。” “太师为救包卿,呕心沥血,朕怎会见怪。” “不过,”现在轮到皇帝展开眉头,太师皱起眉头,“皇上,这两名女子如此诡秘,也许是骗拐之人。” “太师所言虽然极是,不过你看她们的腰带之上绣的可是天下名医特有的名医印。除非是天下名医的弟子,没有人敢在服饰上绣他独有的印章图案。”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For the love of a hero | Leave a comment

眉间剑

眉间剑 始发磨剑山庄阅微堂,2006年3月27日 李红袖很小的时候,父亲抱着她去算命。 庄子东头的崔瞎子,人人都说是活神仙下凡,百算百中。当时李红袖还小,已经记不得因为什么去找崔瞎子算命的了,只记得崔瞎子突然睁大那双并不瞎的眼睛,说:“这女娃的命格奇怪。” 父亲很紧张地问:“怎么奇怪法?” 崔瞎子道:“她二十三岁之前波折不断,二十三岁的时候会遇到贵人金命。” 父亲不觉兴奋起来:“那么她自己也会跟着大富大贵?” 崔瞎子皱着眉头,摇摇没剩下几根头发的脑袋:“非也。这女娃子命格主凶,克父克母。就是那位贵人,生来命硬,只与她处了七天,也会被她拖累而死。” 李红袖那时候还不懂得什么叫命格主凶,什么叫克父克母,只看见当时父亲的脸变得比死人还难看。 上篇:陈州城 (一) 李红袖是庞昱的朋友。 她第一次遇到庞昱的那天,正好是她二十三岁生日。 现在想起来,李红袖还觉得那天发生的事情太多。 不过她的记性一向很好。 她记得当时庞昱歪着头,问她:“你真的克父克母?” 李红袖同样歪着头反问:“你不怕我连你也克?” 庞昱突然大笑:“我庞三爷玩遍天下,识人无数,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对我说话。” 那时候,李红袖并不知道面前的庞三爷就是名满天下的安乐侯,就是当今太师庞吉最宠爱的三儿子。 那时候,她只不过刚刚跟庞昱的手下打过一场架。 侯府的家将倒在地上呻吟不已,而李红袖看着花圃里被他们的快马踩坏的花,犹自心痛。 然后她听见掌声。 “姑娘也真好身手!” 一抬头,看见那个潇洒英俊的青年跳下马,缓步向她走来。 (二) “李红袖, 好名字!”庞三爷说,“莫非姑娘杀人之际,会杀得满袖血红?” 李红袖抿嘴一笑,道:“杀得满袖血红,公子不觉煞风景?” 庞三公子敲了敲自己的脑袋,道:“姑娘说得是。”眼睛一转,“莫非是因为这一地的落红?” 落英飘飞花圃间,鲜红如碧血,暗香尽盈袖。 李红袖道:“公子好眼力,此花便叫‘满袖红’。” (三) 在此之前,李红袖听很多人说起过陈州的安乐侯爷。 说到这位侯爷的人,很多时候咬着牙,带着仿佛来自地狱的诅咒。 李红袖很熟悉这种表情。从崔瞎子给她批过命格之后,她就已非常习惯这样的表情。 当她得知面前这青年便是安乐侯爷的时候,一点也看不出他为什么人人害怕人人憎恨。 (四) “我克过的人很多,别人见我都躲得远远的,你还敢跟我一起喝酒?” 庞三公子瞧着她再次大笑:“天下还没有我庞昱不敢的事情。” 李红袖从来没有听一个男人笑得这样自信,所以那天跟庞三公子喝酒喝得很痛快。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For the love of a hero | Leave a comment

风吹不去的笑容

风吹不去的笑容 第一节 骷髅月 一 下半夜的时候,小皮忽然醒了,小腿上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。 已经过了元月,野外的风很大,刀子一样割着骨头,冷得他蜷起身子,更加死死地抱紧怀里的牛皮袋子。 这时,他看见豹子正在跟一个人低声说话。 这是小皮与豹子他们同行的几天里见到的第一个陌生人。 那人的面容身影隐在斑驳陆离的树影中,看不清楚,但是小皮可以很清楚地看见豹子的脸。 豹子看着好像已经不象豹子了。 豹子姓高,长得跟他的姓一样高高大大。 豹子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腰里那柄刀。 比寻常的刀宽一倍,长一倍,厚一倍。 据跟随豹子同来的人说起,那是需要两只手同时运使的刀。 小皮虽然认识豹子没几天,可是早已感觉出来,豹子平时一定很威风。跟他同来的几个人,比如秉谦,比如大富,比如丁福林,每人都有不凡的身手,可见了豹子都是“高侍卫”长,“高侍卫”短,温和得象绵羊。 但是现在,轮到一脸凶巴巴的豹子,温和得象一头绵羊。 小皮正怔着,就隐隐听到豹子低声说到“武雄,映日红”。 小皮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。几天前发生的一切,又在眼前噩梦般闪动。 腿上的刀伤更痛。 然后他听到“小皮”的名字,知道豹子说到了自己。 因为这时,那侧对着他的人,恰巧转过脸来,看见小皮发亮的眼睛,笑了一笑。 二 月亮正从山间照出来。 小皮看到那人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有些发白,眼睛深深的黑不见底,令眉宇间凝了一层淡定的威严。 他的腰间悬着一柄剑,黑衣的下摆在夜风中翻卷,似还溅了不知是泥土还是血痕的污迹。 重重山峦外,就是得胜的西夏铁骑,和溃败的大宋兵士,真不知这人单枪匹马,是如何穿越乱军进得山来,找到他们一行,居然还好整以暇地站在这里听豹子说话。 小皮身子一缩,死死抱住怀里的牛皮袋子,垂下头。 夜风寒得冰棱般直勾勾地往身上钻,牛皮袋子却已经被温得很暖。 小皮希望牛皮袋子里的那人也不会感到很冷。 豹子隐隐约约又似在说:“我是瞧这孩子可怜,最好的朋友武雄也给那场大火烧死了。” 那黑衣人一直静听不语,这时才道:“你便要非带了他一起回东京?” 现在豹子听上去有些嗫嚅,道:“谁想着敌人来得如此之快。这孩子的腿在乱军中受了伤,行动不便,武雄的骨灰,他死也不肯放手,若留在这里,迟早就做了夏人的刀下鬼。反正,那映日红的地图也不在了。” 黑衣人道:“既然你领命出京收回映日红,就算映日红失手,也当需立刻返京复命。” 豹子的手摩挲着刀柄,牙咬得格格响:“圣命在身,我怎敢忘记。若不是想着回京禀复圣命,若不是带着小皮这孩子,若不是官家又派了你前来接应我们,老子堂堂大宋的御前侍卫,还会在这里缩头乌龟一样忍着?” 黑衣人道:“既然你也知道这其中的关节,我军新败,你们一行又深陷敌阵之后,这一路上艰险无比,你我的性命尚且不保,何必再拖累小皮这孩子。” 豹子突然跳起来,道:“亏你也是号称南侠的展昭,江湖上一等一的人物,天子驾前的带刀护卫,还没听你说出过这样的泄气话。小皮从未求我带他走,可是你莫非真的一定让我把他留下来?武英已经战死,他掌管映日红的弟弟武雄也死了,现在难道让我把武雄的朋友也丢下不管,让他也跟着送死?!” 三 黑衣人展昭听着他脸红脖子粗的声调越来越大,一直不再说话。 然后豹子才像泄气的皮球一样,声音低下来,最后连头也垂下,一双眼瞧着地下斑驳的月色。 展昭道:“我们认识有多久了?”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For the love of a hero | Leave a comment

星星点灯

星星点灯 始发磨剑山庄阅微堂,2005年2月2日 “你决定了?” “不错。因为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。” “事成之后,在哪里找你?” “当然是最容易找到我的地方。” “最容易找到你的地方,一定是城里最显眼的地方。” “城里最有名最显眼的地方只有一家。” “我想来想去,好像也只有一家。” “换了别人,得手之后一定会躲起来,只有你,还准备大摇大摆在外招摇,我想不佩服你都很难。” “所以你千万别让我等得太久。” “我唯一的希望,是在我见到你之前,找你麻烦的人不会很少。” “我倒希望,来找我麻烦的都是聪明人。” “你还能笑出来?如果你是个聪明人,自然也一定想到这件事情的后果。” “不错。” “那么为什么我看来看去,总觉得真正的聪明人,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引火烧身的事情的?” “那是因为你现在说话的口气,已经很像一个人。” “像什么人?” “我这样的聪明人。” “我不会成为你那样的聪明人的。至少我不会每次去城里,都待在那个地方。” “为什么?” “因为我惹不起一个人。” “谁?” “老板娘。” “那里的老板娘好像谁也惹不起。” “可是你每次去城里,似乎都会去那里。” “因为我虽然惹不起老板娘,却知道那里有天下最好的酒。”暗中的人开始笑得很得意,“你一定想不到,天下最好的酒,不在酒坊,居然会在一家面馆里。” 上篇:铁手 (一) 城里最出名的地方其实并不在城中心的闹市,而是在城边。 城边这样一个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地方,虽然靠着大路,如果不是因为如烟面馆,绝对不会被这里的人马马虎虎称作城里。 如烟面馆不是很大,可是绝对很有名。 有名当然不仅因为面馆里有一个年轻漂亮的老板娘。 ――连江湖上大名鼎鼎的“一家堂”都对之忌惮三分,连堂堂的知府大人,也对其恭恭敬敬。所以老板娘绝对还是一个有办法的人。 人们都在传说,那位出了名漂亮的老板娘,好像还是皇族的血脉。朝中大大小小的权贵,她好像认得不少。 据说如烟面馆不仅卖面,还卖酒。 能在面馆里卖酒,当然要有名堂。 来如烟面馆喝酒的人们,总喜欢先吃一大碗五香牛肉面,再来一坛最烈最浓的酒,喝下去肚子里也似燃了烈火,痛快得想吼一声。 最烈最浓的酒,喝一口,少年的轻狂,怨妇的离恨,老人的寂寞,游子的乡愁,便都燃得灰飞烟灭,所以这样的酒就叫“解千愁”。 不过“解千愁”却算不上面馆中最好的酒。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For the love of a hero | Leave a comment

五接松

五接松 2004/04/12 子时一刻 “白玉堂死了。” 寂冷的牢房里,响起了一声低沉的吼,明灭不定的烛火顿时如剑跳跃:“你胡说!” 邓车发誓,烛火跳跃的时候,他绝对看见徐庆睁得铜铃大的眼睛里,也有一道红色的血腥跳跃着。嗅得出杀机与愤怒的血腥。 邓车不禁倒退一步──刚才还和悦豪爽的徐三爷,只不过就因为这一句话,眨眼间变成了挣脱地狱的魔鬼。 “我行刺颜大人不果被擒,早已知道会有什么下场,又何必来骗你。白玉堂命丧冲霄楼,是我亲眼所见,三爷要是不信,他的坟,现就在君山脚下的五接松岭。” 死一般的寂静与沉默,徐庆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而压抑。 然后他慢慢地转身,往牢房外去,一句几乎听不清的话,从嗓子低低地挤出来:“我去接老五。你小子要是撒谎,我回来就拧断你的脖子!” 身后的邓车仿佛叹了一口气:“三爷纵使去了五接松,只怕也接不回白玉堂。” “接不回来?” 邓车道:“因为五接松现在埋伏重重,君山还请到了小楼的人,就等着拿杀祭祀之人。” 徐庆的脚步顿止。 小楼的人。 “谁?” 邓车慢慢地道:“‘夕阳残血,天煞地灭’。” 徐庆粗壮高大的身躯没有动。衣衫之下,脊背上的肌肉却渐渐绷凸起来。 邓车道:“所以若没有襄阳王府的通行令牌,无论是谁,纵上得去五接松,只怕也难以活着回来。” 他好像听见一声不易觉察的冷笑,接着就看见徐庆霍地转过身,大踏步向自己逼来。长满虬髯的脸,现在离自己很近,能感到对方粗重的呼吸,甚至能看到对方眼睛中那红红的血腥。 ──残忍恐怖的血腥。 邓车心底蔓延上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。想不到一向火爆脾气的徐庆,居然能冷静得如此可怕。 然后徐庆就以一种无法形容的慢条斯理,说出一句话:“却不知来自襄阳王府的祭祀之礼,算不算通行令牌。” 凄厉的惨叫突然在牢房中响起! 邓车纵是听得见,却也已不再看见。 他的脸,已经变红了。红得好像徐庆那疯狂的眼睛。 而邓车原先长着眼睛的地方,已变成了两个洞。流血的洞。 他的一双眼睛,已被徐庆硬生生地攫了去! 子时二刻 王三在吐。  他好像已经连隔夜饭都吐了出来。 他现在这副一脸鼻涕眼泪的模样,倘若给熟人看见,恐怕没有一个会相信这就是王三。 王三的胆子并不算小,可是到了这个时候,他的腿还在发软。 在徐庆一脚踏进他的厨房来之前,王三做梦也想不到他会变成这个模样。 王三变成这副模样,不是因为害怕徐庆听到了他的抱怨。 王三的胆子一向很大,而且这几天也活该他抱怨。 堂堂襄阳巡按府衙的大厨,本是最舒服最神气的差事,可是这几日,他却成了天下最倒楣最辛苦的厨子。 先是随巡按大人同来襄阳的护卫白五爷,自不久前离开府衙之后一直音信皆无,然后是大人的官印被盗,昨天晚上又闹起刺客,折腾得人一夜没睡。连着几天,府衙里人来人往,灯火通明,昼夜不眠,来往的侍卫,也都脸色凝重,仿佛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。如今更已到了这个时候,还不见前面来传晚饭。 大人们没有传晚饭,王三当然不能睡他的觉。 当一个人不能好好睡觉的时候,通常脾气都不是很好。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For the love of a hero | Leave a comment

梨花月下

梨花月下 2004/03/22 一 师父说我出生的时候,一定是梨花刚刚开过的日子。 因为再也没有谁,能将漪湄擦拭得比梨花的颜色还亮。 我不记得梨花以前的颜色了,却知道我这一生,漪湄只能有一次出手。 造它的匠者,只给持有它的主人一次机会。 就如梨花,再是灿烂,也只绽放一个季节。 可是师父走过的地方很多,弹的琴很有名,他这样说一定有道理。 师父的琴,就叫做梨花月下。 因为他的琴声里,有梨花,有月色。 我跟着师父,学习很多东西,可是我没有学会弹琴。 因为我知道,我的琴声里,永远没有梨花,也没有月色。 因为师父终究不是我。他不知道,我所看见的梨花,却是黑色的。 二 我来到师父身边很久以后,才听人说起,师父的琴弹得这么好,还因为这具不起眼的琴上,隐藏着一双神奇的眼睛。 这双眼睛,能帮助师父看透世间的一切。  我来到这个世界上,好像一直在寻找,可无论怎样寻觅,我始终找不到梨花月下上面的那双眼睛。 师父总是说,等你的洗心诀练到了家,就能看见这双眼睛了。 我练洗心诀,不过是为了漪湄那唯一的出手,纵然看不到这双眼睛,却喜欢手指摩挲着古琴时的感觉。 可是师父懂的东西很多,弹的琴很有名,他这样说一定有道理。 一年又一年,在师父苍劲枯瘦的手指下,在我轻轻的摩挲中,梨花月下也浸染了仆仆风尘。 我的歌声变得悠扬,琴声变得沧桑。 而我袖中的漪湄,也变得明亮。 抚拭着,能感受到一种白晃晃的清冷。 三 “你有没有见过一个人? 这人声音很宏亮,很特别,听过一次就不会忘记。他的右手,比左手大一倍。” 这是我拥有的,唯一能够连缀起来的遥远记忆。 这也是我在这人世间唯一的追寻。 背负着琴囊,在这世界上行走,我总是会问起这句话。 尽管每次询问,得到的都是同样的回答。 尽管年复一年,得到的都是同样的回答。 漂泊的岁月在我的歌声中流走,在我擦拭漪湄的手指间游离。最后,问话只不过成为新到一地的习惯。 有时候,野外的月夜下,师父喜欢默默地弹琴,而我在一旁默默地擦拭。 师父在月色中叹息,于是清越的琴声中,也点点滴滴叹息着梨花的脆弱,月色的无瑕。 我不懂溶溶的月色,究竟与梨花有什么区别。因为这月色,在我心中,也是黑色的。 唯有黑色的梨花,才拥有这特有的清凉,和寂寞的月色。 四 师父说洗心诀练到了家,才看得见梨花月下那双隐藏的眼睛,才能运使出漪湄无上的光芒。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For the love of a hero | Leave a comment